义工风采
您的位置: > 义工风采 >

〈母亲节〉我的妈妈是个好人,岁月啊,你别伤害她!

时间:2015-05-26   所属栏目:义工风采   点击:989次

   今天是母亲节,自2007年出家以来,离开母亲已有8个年头了,今天特别的日子里,我拿起电话,跟母亲寒暄了一阵子,母亲声音和蔼,已经不是印象中我小时候那么严厉、凶巴巴的了。
对于我的人生道路,有两位母亲,给我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影响。一位是我的母亲,另一位是我母亲的母亲,也就是我的外婆。
   提起我的外婆,是我出家学佛的重要因缘。小时候常听妈妈讲述她们小时候的故事,我外婆生了8个小孩,传统的封建思想,前面7个都是女孩,老八,也就是我小舅舅的出生,才停止了外婆继续生产的念想,我外公是新疆建设兵团的军官,平时家里,就是我外婆拉扯着一堆孩子,母亲排行老二,没念几天书,就跟着大姨在公社里干活挣公分了,毕竟还有那么多妹妹和弟弟等着吃饭呢。由于外公的缘故,家里的光景还过得去,虽然家里孩子多,但毕竟也是少有的万元户。后来,我妈妈结婚了,也有了我,等我有了记忆,外婆家给我的唯一的记忆就是,我每次随母亲到外婆家去,外婆都是一个人,因为所有的女儿都出嫁了,最小的舅舅还在读书。每天早上,当我还在睡梦中,炕的另一头外婆已经开始敲着木鱼念佛,我揉揉眼睛看着墙上的闹钟,才4点过头。我也爬起来,好奇的爬到外婆身边,外婆总是问我这个字怎么读,那个字怎么念,上二年级的我,就硬着头皮认一半告诉外婆,外婆就继续敲着她的木鱼,外婆常夸我学习好,考我能不能背下经文,就在这样的虚荣诱惑下,我7岁就在外婆家的炕头上背会了大悲咒、十小咒、心经。后来听爸爸讲外婆为何如此信佛,原来也是有所典故的。我小舅才5岁的时候,外公就过世了,胃癌,外公过世的时候挺痛苦,唯一的念叨的是参加抗美援朝战争时杀过太多的人。没过3个月,外婆也查出来胃癌,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外婆很是惊慌,外婆拿着外公留下的家底,安顿好各个孩子的伙食,便四处求医,市人民医院、省人民医院、陆军总院,检查的结果都是,“回家想吃点什么吃点什么吧”。外婆心灰意冷的回到村里,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把家里的“产业”都分配给各个子女,便把自己关在屋里,里面供奉了一副“三圣像”,终日也不出门,每天煮点稀饭,吃点青菜,除了拜佛就是诵经,那时候外婆学佛已然全部放下,日复一日,就这样过了7个月光景,我母亲几个姐妹觉得很奇怪,怎么外婆还没……终于有一天,大姨走进外婆的屋里,提议要不要再去医院拿点药什么的,外婆断然拒绝,告诉子女们,命数既定,何必徒劳,一心念佛,求生西方吧。就这样又过了三个月,母亲姐妹们聚在一起,看着外婆还是一如既往的吃斋念佛,按耐不住集体劝说外婆再到医院瞧瞧,外婆也觉得好奇,按照多家医院的说法,也就不过2个月,这都过了一年了。就这样,母亲陪着外婆到市人民医院复查,结果却让大众大吃一惊,这……这不是很好,很正常啊。医生不敢相信,拿着一年前的检查结果,怎么也不敢相信,母亲及姨妈们也很吃惊,又继续跑省人民医院、陆军总院复查,就像以前得知患癌那样,求个确诊。可三家医院的结果同样都是安然无恙。一家人欣喜的从省城回到村里,大家嚷嚷着外婆可以正常一样生活啦。而外婆却很安静的说道:“我是死过一回的人了,好不容易放下这一切,就不要让我再挑起来了,你们都生活的不错,一切照旧吧”。就这样,外婆还是每日吃斋拜佛,后来外婆听说八公里以外的另一个村子在修建寺院,外婆就到那里帮忙发心干活,乡下的寺院建设颇为费力,烧砖、砍木、和泥活儿都要自己做。有一次暑假,我去外婆家玩,外婆正拉个板车一家一家化缘,乡里乡亲的都很热情,土豆、面粉、玉米都愿意拿出来做供养,不一会儿,就拉了满满一板车,外婆在前面拉,我在后面推,整整八公里地啊,我的腿都快断了,而50多岁的外婆脸上,一脸的欢喜。一晃20年过去了,70多岁的外婆仍然住在乡下小庙,护持三宝。

   我记事起,母亲已经度过了她人生中最最艰难的生活状态。
   所以母亲的故事,还是偶尔听母亲或者家人讲起。
   母亲20岁就嫁给了父亲,父亲家里孩子多,所以一结婚就分家了。没过多久,爷爷得知在另外一个镇子生活的我的大爷爷(爷爷的哥哥),因为老年痴呆被子女抛弃没人养活,决定派一位儿子去为大爷爷养老送终,由于另一个镇子条件差,那时五个兄弟没人愿意,爷爷只好挑选了我的父亲,父亲憨厚老实,收拾好分家所得的一个木箱子及一些碎小的生活用具就带着母亲到了另一个镇子上,种起大爷爷的几亩地,重新修建了几间房子,大爷爷老糊涂了,神志不清,以至于大小便不能自理,小时候,我每天都看到母亲洗大爷爷带有大便的裤子,也常常听着母亲对父亲说过的最多的一句话“跟着你,就没过上一天好日子”。就这样十几年如一日,大爷爷走了,我清晰的记得大爷爷的葬礼上,伯伯、叔叔、婶娘从我们原本居住的镇上赶来,一副关切、热闹的样子,厨房里婶娘抱着我的那份疼爱与喜悦的心情。以及几个姑父在院子里忙的转来转去几次遇到父亲都掏钱给借给他的场景,都让刚刚有点懂事的我觉得那么不真实。
   十多年来,母亲一把屎一把尿的送走了大爷爷,又开始养育我。由于搬家及养老的缘故,为原本拮据的生活更是增添了不少负担,后来妈妈的脾气越来越大,每天都一边在地里干活,一边埋怨老爹,埋怨为什么就他愿意来为大爷爷养老,埋怨外婆没有为妈妈说句话做主。是啊,当年妈妈才20出头,哪里懂事啊。记忆中的妈妈特别的能吃苦,农田里的活,家里的老人,还要照顾我和哥哥。
刚送走大爷爷没满一年,最小的婶娘,又怀孕了,由于计划生育,这胎超生小叔叔有意安排躲到另一个镇上的我家来生产,就这样,母亲又开始端茶倒水、烧饭洗衣,伺候着小婶娘直到孩子出生3个月。在这期间,母亲一直有一事想不通,婶娘的母亲就在我家不到一公里处,为什么不在她娘家,却在我家?
   因此,有段日子妈妈的脾气特别的大,每天都骂老爹,而我小时候对妈妈的印象,就是莫名其妙的挨打。
   2000年,老爹带着全家搬回了原来居住的镇上,离开了那个让母亲无明火起的地方。没有房子,妈妈和老爹买地、买砖、和泥、砍木头,又是一次“白手起家”。搬回来15年了,由于调地政策,到现在我们都没有地种。!
   随着时间的流逝,想必也抚慰了不少母亲的心伤。后来全家搬到了城里,也不用再辛苦劳作,条件好了,日子好了,老妈逐渐端正了心态,可是我发现,母亲却老了,一如既往的唠叨,杞人忧天的顾虑,战战兢兢的外出,曾经那个能干的女人身影以全然不在。几乎每天,母亲都会在老爹出去上班后,打开视频呼我,跟我唠嗑,有时候我在忙,我都用手机接上视频聊几句,有时候在工作不方便 ,我都会接上最小化窗口,静音。挂了她,我不忍心……
   我的妈妈是个好人,岁月啊,你别伤害她。

(文/大安法师)


上一篇:上一篇:修忍辱可不是叫你憋着!

下一篇:下一篇:佛为大医王,能除一切苦!